How many philosophers of religion at PhD-granting departments?


早前有人在網上發表了這博客短文,聲稱宗教在哲學界裡日漸式微,然而,他的分析卻是不公允的。在研究院的哲學裡,人要專研一個題目,那便成為了他的 AOS (Area of Specialization) ,而大約來說,他認為他有能力開研究院水平的班的那些科目,會是他的 AOC (Areas of Competence)。現在,那個分析似乎只看有多少教授的AOS是宗教哲學,卻不看有多少教授的 AOC 是宗教哲學。

事實上,連哲學界裡宗教哲學 number 1 的 Notre Dame 大學哲學系,多年來也鼓勵那些有心志研究宗教哲學的學生不要把宗哲當作 AOS ,而是當作 AOC 。一方面,這有利他們在沒有基督教背景或甚至不喜歡基督教的地方找工作,另一方面,在 Alston 和 Plantinga 等人在這幾十年的親身示範下,該系認為好的宗哲研究必須是能夠吸納或進入別的哲學門戶的,例如形而上學、知識論等。所以鼓勵學生選別的作為 AOS 。

如此,若有人要做統計,自然會發現選宗哲為 AOS 的人極少,但若把 AOC 也算在內,應該會多很多的,事實上,很多大學或學院在聘請教授時,也會看看他能否教一科宗哲(喜歡與否,這仍是本科裡很流行的科目)。畢竟, Society of Christian Philosophers 在 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 裡,好像仍是最大的屬會,足證哲學界裡有不少基督徒,他們中間應該有不少會有興趣間中研究宗哲,即以此為其 AOC 。

不過,我同意哲學界裡談宗哲的人並不多。這可以有很多原因,例如基督徒不太積極地帶入基督教內容(這未必是壞事),或這行裡反基督教人士太多,大家避談這敏感題目等。還有一個原因是,美國基督教對宗哲的態度其實不是十分重視的(雖然這仍比華人教會重視多一點)。神學方面的發展不斷批判宗哲為啟蒙工程的一部份,在後現代式反啟蒙的浪潮裡自然也就反宗哲。而仍然是很啟蒙式的、最愛談甚麼命題或辯論的福音派呢,他們的思考水平卻又太弱,亦跟不上學界發展,他們中間還有一部份人會談到某些地步就祭出「信心超越理性」這類dismiss 進一步分析討論的口號。除了或許只有 William Lane Craig 外,儘管這類人在福音派圈子裡薄有名氣,但卻沒有一個可以對哲學界構成少量影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