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基督教研究的學統之爭?


台灣的曾慶豹教授在一篇近文裡把漢語基督教研究的三大方向和教會式研究的桎梏勾勒出來,如數家珍。對於教會內的困難,我本來想,沒有必要再說甚麼。至於學 術圈子的發展,看來頗為蓬勃,假設曾慶豹的觀察大致正確,看來漢語基督教研究的發展會很活躍,質素亦不錯,日後會否這些非教會/非教徒式的基督教思想會反過來影響華人教會?

曾慶豹:《你們要聽:希伯來聖經文本詮釋選集》編者前言

據說,華人教會的聖經學者人才濟濟,他們大多留學於英美知名神學院,接受嚴格的學術(原文)訓練,並取得哲學博士的學位。 如果我們要知道華人教會的聖經研究成果,不妨參閱極富代表性的「天道聖經注釋」及「基督教文藝中文聖經註釋」系列,這兩套叢書的原初計劃立意極佳,就是要 展現出教會的華人聖經學研究的成果,從一連串參與寫作者的名單看來,的確是遍滿了古經(舊約)及新經(新約)各卷學有專長者。

但是,儘管 多位號稱為聖經學者,但研究成果表現卻乏善可陳,此種現象主要歸咎於教會並不需要有學術表現的聖經學者。因為教會主要栽培出來的是為「道統」辯護的神職人 員,這些聖經學者頂多就是在神學院教與聖經科目相關的課程,並且被要求以「教會實際需要」的「實用導向」為主,長期下來他們並不被期待撰寫聖經學方面的學 術研究,甚至也不關心聖經學研究的近況,總歸一句話:他們無心於「學統」的耕耘和努力,博士階段所學的基本上是報廢了,學位的取得不過是作為一紙合法於神 學院授課的證明。……

(各位應讀畢全文,才能理解以下討論。但我不便把甚麼都抄過來。)

文中把華人神學院裡的「博士階段所學的」完全不放在眼內,自然會惹來神學院界的人不滿。誠然,日前有聖經研究的孫寶玲教授在其博客撰文回應:

從曾慶豹教授一篇分享說起

……我同意華人聖經(包括神學)學者不能只在重複別人講法的階段,但如果翻譯也是其中一項值得肯定的工程,我實在看不出好好梳理重要西方學者的研 究為甚麼有次貨的感覺。事實上,研究歷史(Forchungsgeschichte)是學統必然的一步。我擔心的,倒是連西方前人學者說甚麼也不甚了了就 自說自話(近日有關楊慶球教授對士萊馬克的評論之議論),然後就藉「文本互涉」各自表述(近年一些詩篇和中國詩經的研究,又或者以後殖民/解放觀點的詮 釋)。尤有甚者,直接挪用西方學統而當作自己東西的也大有人在(如近日有關馮象翻譯的聖經的疑問) 。我不以為在大學處境研寫的就必然優秀,也不同意向教會言說的就是沒有學統。這種約化式的斷言,其真確性值得仔細思考。

…… 我甚少涉獵曾教授講及形勢中的研究,但卻曾讀過好些符合曾教授說的「學統」文章,尤其是所謂跳進學術氛圍的寫作,卻未能分享他的雀躍和樂觀。……

(同樣,請各位讀畢全文。)

我想提出,若然曾文主旨不是那麼傾慕大學界的學統(這個「不是」,並不指孫閱讀錯誤,而是幻想假若曾文的重點改變一下),而只是哀嘆教會裡的某些「學 統」活動水準強差人意,會否孫對曾已經沒有甚麼好批評?然而,教內學統難以出現的問題,是否也應該關注一下?抑或孫教授的立場是護教式的,所以不愛說這些 弱點,只批評別人的批評不恰當?

另外,文中有一點寫得很模糊,那是有關陳家富對楊慶球的批評的(大概一個月前我在這裡也有提及,而我也有份參與那場爭議):

我實在看不出好好梳理重要西方學者的研究為甚麼有次貨的感覺。事實上,研究歷史(Forchungsgeschichte)是學統必然的一步。我擔心的, 倒是連西方前人學者說甚麼也不甚了了就自說自話(近日有關楊慶球教授對士萊馬克的評論之議論),然後就藉「文本互涉」各自表述(近年一些詩篇和中國詩經的 研究,又或者以後殖民/解放觀點的詮釋)。

究竟「連西方前人學者說甚麼也不甚了了就自說自話」的那人,是陳家富抑或楊慶球?以全文宏觀取向來看,他應是批評陳。但若以陳對楊的批評來理解,不甚認識 西方前人學者的人,倒又似是楊。假如是批評陳,他憑甚麼如此誇口?(他是聖經研究的,但當然也可以神學十分通曉,不過,至少要顯出他很通曉吧。)假如是批 評楊,則又與文章有點格格不入,因他本是想為教內的學統作出辯護。

可能問題出於我不知那個「近年一些詩篇和中國詩經的研究」是指甚麼,實在讀不明白。但這也許不是我的問題。為何陳楊事件要跟近年一些詩篇和中國詩經研究用 「然後」來連接起來?是手民之誤抑或真有甚麼複雜學理思想要表達?

============================

我不是研究神學或聖經的,所以這一文章寫得要特別小心,免得惹來一些人指手劃腳。我主要只是想對近日某些神學界的議論作出一個觀察。說到學統,就一定會有很多人十分積極地回應反駁,畢竟這與他們的身份認同關係太密切。正如,假若有門外漢笑說我旳哲學很不濟但又沒有實質批評,我也會對他感到不屑。現在這個「學統」問題還要關乎教內人士的「道統」意識,那就更困難了(留意,我沒有說因此他們對或錯)。然而,我想上述對孫文的幾點回應,還算是恰當的罷?!

(我寫了一個續篇,請參這裡。)

9 關於 “華人基督教研究的學統之爭?” 的評論

  1. 張兄,題外話,我前日嘗試註冊為基督教人文學會會員,但好像還在審核之中。可能是缺乏內行人引介,不知張兄可否使個方便?

  2. 是「手民之誤」,不是「手文之誤」!

    還有,早前你對我的一個誤解(其實是我自己的一個烏龍用詞),等我這段日子忙完手上的急件後便會作出回應。

    謝謝你這篇《學統之爭》的分析文章。

  3. 孫文之所以提及陳對楊文批評之事,按其上文,是他「在朋友FB上讀到一則對曾教授文章和應的講法「到今日,還有華人聖經學者以注腳充滿西方學者資料為榮」(大概內容)」,(但曾文對此有批評過嗎?),孫認為這是對西方學人研究成果之疏理,是有價值的,絕非次貨。故孫提起陳楊之事,指出問題反是我們沒有好好讀通西方學人的研究 (倒是連西方前人學者說甚麼也不甚了了就自說自話),若按此脈絡理解,孫多少站在陳一方,指楊沒有好好研讀西方學人的著作。這裡,孫牧似乎開了個小差去回應FB上某君的說話,而不是回應曾文 (因我看不出曾文有這方面批評….)

    • 同意。初看時總是覺得有點難明,因為緊接的一句說:「我不以為在大學處境研寫的就必然優秀,也不同意向教會言說的就是沒有學統」,而楊不是在大學處境研寫的。

  4. “華人基督教研究的學統之爭?" I think it is not exist. The authority is the one who owns much resources. When you dare to say any creative or breakthrough studies, of which they are not along the same line with those great big famous pastors. Your studies will be thrown to the sea, your fame will be disputed, your existence in church is demise.

    華人基督教研究 has numerous hidden rules, and many faces needed to be protected. I think, at this moment, no one dare to challenge their teachers and pastors even if they are wrong.

    IF someone dare to challenge, they will disappear without trace.

    • 但教內學人卻又經常以為,他們有權擁有自己的學統,用孫文的講法,他們有他們的課題和處境,這並不是低別人一級的。我不是說我十分同意這講法,但似乎您的回應卻沒有理會過這點。我不同意的一些理由,正像您所講的,若真的很處境化,那就用釋經或神學來討論華人教會要怎樣改善吧。但又不見有學人做這些會得罪很多人的研究和寫作。

  5. 引用通告: 續論:華人基督教研究的學統之爭? « 張國棟博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