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方向的張馮爭論


 
不知還有多少香港信徒在追看張達民和馮象之間的對論,是否早就認定馮象是虛偽的,所以不屑理會?抑或感到原文太艱深,無法判斷,所以只好不理會?(我十分體諒的,我也不懂原文。)

正如我之前說,馮象的回應出了,http://www.ideobook.com/1057/union-version-bible-revised/

另外,有一程咬金出來批評張達民批評馮象跟著NJB 一同翻譯錯誤時,其實是自己對那翻譯的認識不當。因此引起很多討論,這個討論,其實與馮張對辯無直接關係,因為即使張達民對或錯,也不能用來指證馮象在翻譯那字時有抄襲。然而,這話題卻比較多人參與:
http://daimones.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html
http://www.ideobook.com/1065/satans-linguistic-game

愚見認為,最關鍵還是系列標題裡的、勾劃出全系列主旨的「學術假象」四個字。張達民博士暫時所提出的一切,是否真的足夠指證馮譯(或馮象本人)是「學術假象」?正如我前帖所言,這麼嚴重的指控,需要十分強力的理由。暫時所見的情況卻是未能達成,就如那裡某位網友所說:

「那些相信张先生的“大量说”的网友们早就相信了,而且还会继续会相信。相信张先生还能举出支持 “大量说”的例子。那些不相信的还是不信:这种借用也算“抄袭”?」

另外,或許也要想想,談這些東西(對很多信徒來說是完全摸不著頭腦的東西)的意義何在?在那裡有另一網友說:

「我是基督徒,當然不反對張博士「護經」,感謝他的辛勞付出,但我要為馮生說句話。

有那個牧師或聖經學者不用看「前人」的作品(他們的釋經、譯經及寫作的每部份是否都表明了「學自何人何書」),那麼他們都是「抄襲」了,應一視同仁 逐一逐一清算一下。

公道公平一點看,說「馮生也只是人一個,他也有要參詳其他前人作品,並不是”從無變有”」這個會較合理,馮生也從沒有否認過他是不用參考書的。不去 用抹黑對手的「引導」手法,那麼「馮生側重參考某部作品」這個論述也不算人身攻擊,對廣大讀者甚至馮生來說,都較給人基督教不是「只有自己友是真理」的野 蠻感覺。

「抄襲」是很嚴重的指控,帶有「偷竊」之意,這個指控不單對馮生,也要對所有基督徒的一切行為也要說得通。」

或許這位朋友的話有幾分真,道出了為甚麼這事令那麼多基督徒生氣。當然,我相信沒有人會承認這點的了,因此我也無意十分果敢地作這斷言。但由張達民親口的承認,到我在不同地方看到基督徒(包括教授和神學生)的反應,事實卻又是,他們全都在反映出同一個心態--忿忿不平馮象曾經嘲笑香港教會的學術不入流,因此努力地說「馮象你又好得去哪裡?」不管我怎樣提示理據和動機要分開處理,我的觀察卻是很多人都無法分得開。即使雖然大家口裡都儘量只談學術,各人在展現其真功夫,甚麼類型的希臘文、甚麼年代的希臘文字典等等,很多法寶都出齊,但這問題猶在。試想,究竟大家想談甚麼?若是談幾個例子裡的馮譯如何失敗,無問題,但那不足斷定出馮象有抄襲或馮象是「學術假象」。若堅持因此有「學術假象」,倒會顯得好像只是為了一口氣(「好像」,因我們很難斷定那些參與討論者最終的目的和動機,可能他們純粹只是有興趣在沒有別人懂的早期希臘語言裡發掘新知)。若是談馮象的學術人格,認為因為他否認抄襲而喪盡了,所以可以不再理會他,這恐怕有點因人廢言之嫌,而且,張達民又坦承,他十分欣賞馮譯,他不似要鼓勵信徒因為馮象有抄襲而不應參考馮譯。(補充:我無意說支持馮象的人卻沒有表現得迷失或十分友善,我認為那裡也有好些人頗盲目。)

那麼,究竟現在人們在爭論甚麼?為甚麼而爭論?突然間,這麼多有識飽學之士雲集,談了這麼久,倒令人感到好像大家都迷失了。然而,由於有那麼多飽學之士,談的又是我不懂的語言,那麼我最好還是少說話好了,無謂在忙碌於學業時被流彈所傷,雖然,一群很有學識的人聚在一起討論,討論卻會越來越走樣。這樣的怪現象,我經常親身見證(甚至參與其中)的事,我並不覺得出奇,並且,即使學問再高的人,受不了批評而發難,不斷針對別人動機,即馮象現在的反應(如某網友說,馮象沒有堂堂正正地回應),在我看來也是常態。
 

6 關於 “失去方向的張馮爭論” 的評論

  1. "為甚麼而爭論?突然間,這麼多有識飽學之士雲集,談了這麼久,倒令人感到好像大家都迷失了。"

    因為主角是馮象。又因為張達民挑起了太多的火點,文章又「學術」又「護教」,又對「事」更對「人」。張的文章表面上比馮的溫和斯文,卻是要馮身敗名裂。如果你是馮,你會怎樣?我完全同意博主的觀點,張的文章要回到「學術假象」上,不要對人了,理據也不可簡略、大約,要做census而不是做survey。

    又,現代人只要有一定的閱讀及上網搜索能力,犧牲一些時間,幾乎可以成為某方面的「幾分鐘專家」,包括在下:)只是我們待人處世,依靠不只是知識,更要運用人生閱歷中累積的「智慧」。做人其實不易-輕率不得,到頭來害己害人。

    "究竟現在人們在爭論甚麼?"

    我是馮象的讀者,我有他的書,也愛他的作品。他的文章有説過他的聖經作品是由聖經原文翻譯的。張要反證的也應只是這一點。其他的什麼註腳出處及翻譯正確與否都不是重點,徒起爭論,難有結論。我只是一個讀者,既然張達民提出了嚴重的指控,他(和背後的支持學者)一定要詳細及有系統地提出證據! 
    我很想知道真相。

    • 多謝回應!我看張達民博士指的抄襲,分兩類。一是抄襲夾注,二是抄襲經文翻譯。前者如您所言,似乎不是重點,並且亦似乎不是很嚴重,單以這些來損害別人的學術聲譽,去到一個「學術假象」的罪名,實在有點牽強。至於後者,準確點說,那是過份倚重NJB而不是原文來做翻譯,這未必可稱得上為抄襲的。很可能是,馮象對原文理解不及張達民等專家的好,而他看NJB 說得頭頭是道,於是偏重了。若這猜測屬實,無疑可以用來批評馮象的學術水平,因此他嘲笑香港教會學者就變得無根據,然而,一,這不算是抄襲,二,這也犯不著被指控為「學術假象」。畢竟他的作品仍有很多學術功夫和成就,到一個地步張達民博士也表示欣賞。

      當然,「學術假象」罪名不成立,不等於張的文章和意見一無是處,更不等於馮譯還是在每一方面都較其他中譯優勝。只是,當張達民博士以「學術假象」作為目標,背後又暗藏好些情結,我得指出,暫時他還是未能做到。

  2. 多謝指教!
    我留意這件事,因為我想知道馮是否有「大量地直譯」其他英文譯本。如果有,我會頗失望。
    張已傷害了馮的形象和公信力。如果馮沒有更直接的回應,而張亦沒有打算就「大量地直譯」去作全面的統計及分析,張大可收筆了。其實普通人如我實在很難分辨其中的對錯。香港有這麼多聖經學者,很希望他們可以表達一下意見。 
    張文的目的是要馮身敗名裂,但文中又多次讚馮的文釆,實無必要。事後回想,難免心寒——想起身邊一些基督徒的處世方式其實與辨公室內的人沒有兩樣。又令我想起李思敬的一段說話(大意):「上帝審判人,總會同時留有出路。我們去審判人前,請預備救這人的方法。」
    對不起,這純粹有感而發,不是對人。
    共勉。

    • 你可能想遠了。暫時所見,只有香港裡那些有留意這事的信徒絕大部份地認同張達民,其他讀者,包括大陸的讀者,卻似乎還認為張達民的指控不成立。張達民博士確有傷害馮的形象和公信力的意圖,那個「學術假象」已充份反映出他不是單單想做個書評。但是否去到身敗名裂那麼嚴重呢,他本人卻未必有這想法,而事實上,他也不會達到這效果。

      明白這只是有感而發。不是很多教內人如我持這樣的意見,並且公開出來。你想在這裡表達一下自己的感受,是很正常的。

  3. 刪人家的文章容易;曲改人家文章合己意也容易;改革自己的心靈,卻老大不容易啊!

    國棟老哥勉哉。^^

    • 這類基督徒的網上倫理行為實在可憐。喜歡時就亂罵人,罵個狗血淋頭;然後突然從良,不再罵,但也不道歉,卻又要來寫回應,別人不再登他的回應,他又不滿。總之,永遠只有自己對,別人錯,彷彿他幾時來,別人都要恭敬歡迎。
      (批核這人今次的回應,純粹是為了說明這點。這人在這博客並不受歡迎。請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